(΄◉◞౪◟◉`) 吥叭——

是把摄像机锁了的后日谈

挂子说:“‘南非时间与浓浓汤’,后面是什么?”
皱皱回答:“‘胡同里有河’和’睁眼看见墙上的字’……还有什么来着?”
不记得了。
管他的,

总而言之,想吃铁板烧的挂子到底没吃上铁板烧。
晚饭的菜单是偶尔能遇见的牛奶和三明治,感谢另外两个傻乎乎的丫头小子提供的楼梯间伙食。

评论

© 乜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