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౪◟◉`) 吥叭——

【2017乜宬生贺】【法英】秘密

玖儿大么么给我的生日礼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是我爸爸!!!!!
没想到今年竟然能收到文的投喂,而且还是初恋CP!真初恋CP,入宅入腐的初恋CP!
真的!他们太美好了!玖儿也太好了!!!!
我爱她!!!谢谢宝宝!!!(;´༎ຶД༎ຶ`)
哭得泪流满面

宛若一个智障的脑壳酱:

宬宬 @乜宬 生贺,突然想想嗯果真还是……对吧w


CP:法英


设定:架空,欧洲古代画家法叔x少年亚瑟


其他:太久没写了,OOC预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烟酒味,这让亚瑟·柯克兰感觉浑身不自在。


他很想发脾气但是身在他人屋檐下这种事情让他觉得非常委屈。


当然,他永远不会说出这一点,换个说法说,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现在的不满情绪是怎样出现的。毕竟他还只是个刚刚中学毕业,从破产的中产阶级家庭中被迫独立出来讨生活的少年。


少年在浑浊的空气中闻到了几丝混杂着汗味的腥臭味,脸一红大步走到窗前把窗帘大力扯开,打开窗户让初春的凉风呼呼的吹进来。


“咿呀!”女人的惊呼声。


“阿拉~小亚瑟可真调皮啊。”从被子里出来一个金色的脑袋,像是躲避光线一样从被子里伸出一只光裸的手臂遮住眼睛,与此同时扯动被子露出大半胸膛,道:“还是说小亚瑟你想用这个方法独占哥哥我啊?”


“想太多。”亚瑟小声道,把散落在房间各个角落地衣服捡起来简单地折好递给妄图再睡一会儿的女人。


“小亚瑟!!我的衣服呢?”男人叫住少年。


“你的自己捡,我去准备早饭。”


“不……早饭……那个……还是不用了吧。”


少年盯着床上的男人,半天才拿起钥匙说道:“我去十字路口面包店,很快回来。”


床上的男人闻言笑出声来,用手把前发梳理到脑后,露出轮廓深刻俊美异常的漂亮脸庞。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在笑眼中美丽异常。


 ——————————————————————————


亚瑟上楼的时候刚好遇上穿好衣服后急急忙忙出门的女人,女人尴尬的对亚瑟笑笑就快步离开了。亚瑟看见男人只穿着睡衣站在窗前。


“你在干什么?你知道这种天气最容易得肺病么?”


“可是窗户是小亚瑟你开的啊。”


“你……你——”


“嘘,你看那里。”男人的左手轻轻地摸上亚瑟的后脑勺:“燕子回来了。”


“哪里?”亚瑟顺着男人的指向看下去,却什么都没看见。


“就在那里啦!噗……”


“哪里……弗朗西斯!!!我要杀了你!!!”


“噗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被叫做弗朗西斯的男人大笑着跑到餐桌拿了块面包坐在床上就开始吃,丝毫没有餐桌礼仪这回事的样子。


亚瑟·柯克兰看着此情此景,完全不知道以什么表情面对才好。虽然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亚瑟·柯克兰的老师,一名法国画家。


没人知道他是为什么才会从法国到英国这个小镇来。他总有那么多故事那么多理由让人觉得他是个骗子。但是弗兰西斯从来都不在乎这些,他的坦率总给亚瑟一种分不清他的话到底是真是假的感觉。


“喂,胡子。刚刚那个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附近剧团的舞蹈演员吧。这才几天就把人家勾搭上了?”


“这不是小亚瑟你……”


“行了!!闭嘴!”亚瑟羞红了脸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脑海里闪过那个女人的脸——那是一张精致艳丽的脸,宝石一般的绿眼睛……


“小亚瑟你那样看着我我可是会把持不住的哦。”


“你好烦啊!胡子!”


“真不知道是谁把你惯成这样的,一点也不可爱……”


“还能……”还能有谁,罪魁祸首只能是眼前这个到处找着酒杯想要来一杯的不正经男人。


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世界,像是给眼前茫然黑暗的划开了一道口子。


“喂,小孩,你喜欢画画么?”


他这样说,英语里浓浓的法国口音。


 ————————————————————————


“小亚瑟,你把我的颜料箱放哪去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随时要用的……”


“要是随你乱放迟早全都不能用了基可修,不就在床底下?我这就给你拿来。”


“不,小亚瑟你先别动。就站在那里。”


“怎……怎么?”


“不要动,对,就这样。稍微往我这边看,脖子,向左大概五度。不行,你再过去一点,让光照到鼻子的位置……”


“你好麻烦啊!”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亚瑟还是很配合的调整着。


阳光从窗外射入,照在他和弗朗西斯的身上。


他看着那个人认真的表情,下意识想要微笑。


发自内心的想要做的事情抑制住却用尽全身力气。


亚瑟觉得自己很可悲。


 


男人的炭笔在画板上舞动,亚瑟看见画纸上出现自己的轮廓。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画的自己总觉得有些微妙的感觉。画中分明是自己,但是……又有种可以透过画看见别人的感觉。


这让他觉得恐惧,直到有一天他发现画中的自己比现在的自己约摸是大几岁的模样。


他隐约感受到了一些,他所不能触碰的,属于那个人的秘密。


 


日子还会继续但是秘密在那个男人不说出口之前只能是秘密。


在此之前,亚瑟开始期待当他画完起身,玩笑般的那个拥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开始勾画眼前少年精致的眉眼。


熟悉的画面,上一次画这个年纪的他是什么时候呢?


记不清了。


只记得他坏脾气的催促声,就差没冲上来把他的画板砸了。


那时的画放到哪里去了呢?哦,对了,在那场浩劫中被烧成了粉末,然后被吹进了大西洋。


“喂,你别走啊。”


“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抓住你。”


“拥抱你”


 


那是誓言,少年之间游戏时随口说出的话语。却也是发自内心最不可撼动的誓言。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在后面:


和乜宬认识七年了,真是漫长的时间。一起经历了很多发生了很多。一直以来承蒙照顾了。


太久没写APH并且我发现这可能是第一篇我发到网上的APH同人hhh其他都是初中写在本子上的东西了w


想想真的很怀念啊,


记得寿星大人喜欢法英喜欢吃虐w希望也能喜欢这篇粗糙的文。


新一岁也会一如既往的喜欢宬宬的。


突然反应过来这是这么多年来给你的第一篇贺文😂(土下座)

评论(3)
热度(6)
  1. 乜宬🌸沧南 转载了此文字
    玖儿大么么给我的生日礼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是我爸爸!!!!!没想到今年竟然能收到文的投喂,而且...

© 乜宬 | Powered by LOFTER